奥利弗·斯通电影中的暴力美学

时间:2019-08-10 12:12 来源:原创 编辑:李微

奥利弗·斯通电影中的暴力美学

看似无关的“暴力”和“美学”概念在文艺创作理论的不断发展过程中逐渐融合,形成了泛审美观,即“暴力美学”。简而言之,所谓的“暴力美学”就是利用后现代主义表达技巧来实现暴力的仪式化。电影中的“暴力美学”大多将暴力场景融入到非道德视野中的游戏或仪式中,作为对凸片主题的重新审视,或者通过软化侵略性和致命性暴力的影响,暴力可以是观众接受它,或直接和更夸张地突出暴力的过程,创造血腥效果,以满足观众的感官刺激。 “暴力美学”在电影中的应用起源于美国,然后在香港,日本等国家的亚洲地区发展,从而风靡全球。在当代世界电影方面,美国导演奥利弗斯通,昆汀塔伦蒂诺,日本导演北野武和香港导演吴宇森是“暴力美学”的领导者。 [1]与其他导演相比,奥利弗斯通的暴力电影不是暴力和暴力,而是暴露战争,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暴力文化,以及这种文化背后的人性。审美美学的盛宴。对于今天的美国导演来说,票房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它在好莱坞的地位,而迎合公众美学的电影也在这个评估体系中迅速发展。斯通的电影从来不是媚俗的,而是对另类风格和极端视听语言中人类集体价值的冷探索。这不仅使斯通的电影在美国独树一帜,而且还使其暴力美学。有不同的风格。基于对奥利弗·斯通的电影路径的分析,本文以石头《天生杀人狂》《野战排》《门》的代表性电影为例,从他的电影中的“暴力”叙事和“暴力”色彩开始。研究奥利弗斯通电影中的暴力美学。

第二,奥利弗·斯通的电影世界

奥利弗斯通于20世纪中叶出生于纽约。他在法国乡村的祖母家里度过了童年。他深受法国浪漫气氛以及安东尼奥尼和费里尼艺术的影响。这使得Oliver Stone不跟随他的父母。愿意成为商人,政治家或老师,但走上电影的道路。 1965年至1975年间,斯通梦想在越南和美国之间拍摄。他开始尝试短片,并接受了纽约州立大学的Martin Scorsese的指导。经过十年的沉淀,他于1976年进入美国好莱坞,并因《午夜快车》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从那以后,他一直担任多部电影的编剧,如《野蛮人科南》《疤面人》《龙年》。 [2]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斯通正式成为美国电影业的导演。从那时起,斯通拍摄了许多优秀的电影,但他已经从美国的好莱坞主流中脱颖而出。关于战争,政治主题和社会文化主题的主题,包括“越战三部曲”《野战排》《生于七月四日》《天与地》;包括《刺杀肯尼迪》《尼克松》在内的政治电影是票房。表演不是一鸣惊人,但它获得了奥斯卡获奖的奖项,这也使斯通成为“战争电影导演”和“政治电影导演”的品牌。 [3]事实上,战争电影和政治电影只是斯通电影世界的组成部分之一。他致力于美国社会生活和集体文化的批判性展示,例如揭露金融界内幕的电影《华尔街》;展示“迷惘的一代”重塑精神遗址中的理想《门》;讽刺美国社会的暴力环境《天生杀人狂》;显示现代人类生存危机《U形转弯》,等等。

进入新世纪以来,斯通已经拍摄了《亚历山大大帝》,这在历史电影中一直延续着过去的重要性。虽然这部电影没有得到太多赞誉,但这是一次勇敢的转型尝试。一般来说,大部分由Stone导演的电影都会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视听冲击力和令人震惊的精神体验,这些都无法让他们对暴力美学产生痴迷。但值得注意的是,与《杀死比尔》《电锯惊魂》等电影相比,这也是美国电影暴力美学的经典之作,斯通电影中的暴力不是“主角”,而是其凸性电影的批评方式。虽然这减少了视听体验中暴力的强大力量,但它加深了电影中暴力美学的内涵。第三,奥利弗斯通电影中的“暴力”叙事

奥利弗·斯通电影中的暴力美学

在斯通的早期电影《野战排》中,导演斯通根据他祖父的真实世界大战经历和他自己的战争日记,讲述了越南战争的残酷故事。 [4]电影中的主人克里斯在越南战争初期就放弃了学业,但在经历了残酷而血腥的战争之后,曾经濒临人性的克里斯开始思考正义战争《野战排》,导演斯通在血腥的战争场景中出现了不同的样子,比如笑声和精明的战士在瞬间被炸掉了,战场上一堆堆的裸体无人看管。战争的残酷不仅在于死亡和伤害,还在于丧失人性和失去尊严。在影片中,斯通还创造了一个疯狂的形象,对英雄克里斯,步兵公司的巴恩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战争的影响下,巴恩斯成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疯子,失去了同情心。他也失去了对战争的思考以及成为一个有爱心的人的基本原则,最终他被受其影响的克里斯杀死了。作为“越南战争三部曲”的开场,《野战排》不仅是斯通首部战争电影的导演,也是他电影之旅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四大奥斯卡,包括最好的声音和最好的电影剪辑,通过暴力场景揭示了越南战争的反映。战争给美国社会带来的不仅是战后经济的快速发展,还有社会文化的畸形和青年的混乱。在电影《门》中,斯通与摇滚音乐家莫里森在美国社会中展示了“令人困惑的一代”。影片中的主角莫里森沉迷于摇滚音乐的创作,并无情地批评美国社会的黑暗面。在斯通的镜头下,莫里森就像一只火蛾,社会的主流文化不一样,在混乱中寻找最后的纯净土地,虽然莫里森的愤怒和疯狂指向暴力,但观众来自[莫里森,见过0x9A8B],是一个致命的反叛斗士。

如果《门》《野战排》和其他电影只是对奥利弗斯通的暴力美学的初步研究,那么1994年发布的《门》就是一场暴力盛宴。可以说,20世纪90年代发行的电影《天生杀人狂》不能绕过奥利弗·斯通导演的电影中的“暴力美学”的应用和呈现,这不仅赢得了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审团。特别奖,金狮奖和美国全球奖最佳导演提名也被誉为“暴力启示录”。《天生杀人狂》它之所以被称为美国的“暴力启示”,是因为这部电影不仅展示了血腥的暴力,而且还讲述了主角沉浸在暴力中的来源,甚至是美国社会的暴力文化。批判。《天生杀人狂》讲述了男主人公Mickey和女主人公Melody被谋杀的故事。他们亲生父母被谋杀后,两人开始了一场惊人的谋杀之旅。在谋杀无数罪行时,Miki和Merle被捕并被监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两个“杀手”并没有受到舆论的严厉批评。相反,他们已成为娱乐业的“英雄”。他们被媒体视为提升收视率的法宝。在一次媒体采访中,Kee和Melody逃离监狱并重新进入逃生路线。电影片名中的“天生凶手”并没有表现出米奇和美乐蒂谋杀的本质。这里的“天生”指向了两者的异常成长环境。男主角米奇的童年是不幸的。亲戚的父亲和祖父在枪下死亡的经历给米奇的心脏带来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米奇的梦中出现暴力场面。在中间,变形的个性使得米奇在成年期成为凶手。就像米奇不幸的童年一样,这部电影的女主角Melody从小就在一个变态的家庭中长大,她父亲的性骚扰和母亲的冷漠让Merle的年轻心灵滋生于她的父母身上。由于社会的深深仇恨,在米奇的帮助下,两人杀死了梅尔的父母。

杀害梅尔的父母不仅是梅尔仇恨的宣泄,也是杀害生命的两次“谋杀疯狂”的开始。在《天生杀人狂》中,导演斯通在关于米奇和美乐蒂的“暴力”叙事中展示了对整个美国社会文化的批评。如前所述,米奇和梅兰妮被捕并被监禁。为了成为媒体的“新宠”,为了提高收视率,许多媒体都争相采访并向他们汇报。由于杀害无辜生命的罪行,公众并没有感到完全生气。他们甚至认为米奇和美乐蒂是心中的英雄。这些英雄和罪人的错位背后是美国社会的暴力文化,这是“美国梦”异常发展的体现。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种看似“宽容”的社会价值已经成为“杀人”米奇和美乐的直接原因。整部电影通过媒体对罪人的“爱”,讽刺社会文化在工业化进程中的发病率。通过培养米奇和美乐蒂的“杀手”,它批判了工业化社会中家庭的冷漠和欲望。第四,奥利弗·斯通的电影中的“暴力”色彩奥利弗电影中的暴力美学之所以令人震惊,不仅是因为它具有批判性的“暴力”叙事,而且还因为它通过使用这些“暴力”色彩巧妙地运用了“暴力”色彩。斯通的电影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在Stone的电影的“暴力”颜色中,红色被广泛使用。在《天生杀人狂》《门》中,红色不仅是血液的颜色,还有激情,困惑,焦虑和依恋。在电影《天生杀人狂》中,莫里森的演唱会充满了红色,莫里森在舞台上热情洋溢的歌声,但内心焦虑,这里的红色凸显了莫里森对音乐的痴迷和音乐的核心。焦虑的状态。 Stone不仅在Morrison的歌声中使用了很多红色,而且还在特写镜头中展示了Morrison的血腥舞蹈。在这个场景中,吸血舞已成为一种仪式,一种流行的反叛主流。仪式。在《门》中,斯通使用了很多鲜红色。在电影的开头,斯通将镜头聚焦在路上的蛇身上。飞行的汽车砸碎了蛇的蛇,红色。蛇的血液在屏幕上溅起并散布红色,为电影设置了一种红色和猛烈的色调。随着故事的进展,米奇和美乐蒂逐渐成为不幸孩子的“杀手”,在此过程中,红色被赋予了深刻的象征意义。从Mickey和Melody在后者的家中杀死他们的父母的场景,到Mickey在土着家中被杀的场景,两次杀戮的场景充满了大量的红色,Stone使用两个来展示红色。谋杀过程中的凶残疯狂和内心的混乱,同时使用这种弥漫的红色象征着美国的暴力文化。

在电影中使用红色时,斯通在解释暴力美学时使用了黑色和白色。在彩色电影中,黑色和白色用于回忆场景或赋予特殊的象征意义。在电影《天生杀人狂》中,斯通的黑白使用主要出现在记忆或心理描写中。雄性主角米奇曾经在一家酒吧里喝酒。从米奇的眼中,我们看到了黑人和白人男女。我受到了美乐蒂的诱惑;虽然女人很轻浮,但在这里使用黑白代表了米奇心中的杀戮。此外,在米奇和美乐蒂的杀戮过程中,这部电影中穿插着彩色图片中的黑白照片。在展示两个人过去的经历和内心世界的同时,调整了电影故事的节奏,并开发了故事。一定的暗示,这种黑白跳跃式的应用也成为了Stone电影的一大特色。

在奥利弗·斯通的几十年拍摄中,他一直保持着与美国主流好莱坞电影对抗的地位,蔑视流行文学和艺术,将电影的现实批判性与暴力美学融为一体,为观众带来视觉。同时,它将引导公众思考美国社会和美国文化。斯通曾与当代导演争论电影中的暴力事件。他认为像《天生杀人狂》这样的电影中的暴力很难被称为“美学”。这些暴力故事只是“戏剧”而不是电影。真正的电影可以激发思考并带来灵感。根据斯通对电影中暴力美学的理解,他指导电影的实践,从以战争为主题的电影《杀死比尔》,到丢失的电影《野战排》的写作,到其暴力美学的顶峰《门》斯通从来就不是暴力和暴力,但它通过暴力的呈现揭示了暴力下的社会现实,显示了电影中暴力美学背后的深刻的真正批评。